• <tr id='K0xMbk'><strong id='K0xMbk'></strong><small id='K0xMbk'></small><button id='K0xMbk'></button><li id='K0xMbk'><noscript id='K0xMbk'><big id='K0xMbk'></big><dt id='K0xMbk'></dt></noscript></li></tr><ol id='K0xMbk'><option id='K0xMbk'><table id='K0xMbk'><blockquote id='K0xMbk'><tbody id='K0xMbk'></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0xMbk'></u><kbd id='K0xMbk'><kbd id='K0xMbk'></kbd></kbd>

    <code id='K0xMbk'><strong id='K0xMbk'></strong></code>

    <fieldset id='K0xMbk'></fieldset>
          <span id='K0xMbk'></span>

              <ins id='K0xMbk'></ins>
              <acronym id='K0xMbk'><em id='K0xMbk'></em><td id='K0xMbk'><div id='K0xMbk'></div></td></acronym><address id='K0xMbk'><big id='K0xMbk'><big id='K0xMbk'></big><legend id='K0xMbk'></legend></big></address>

              <i id='K0xMbk'><div id='K0xMbk'><ins id='K0xMbk'></ins></div></i>
              <i id='K0xMbk'></i>
            1. <dl id='K0xMbk'></dl>
              1. <blockquote id='K0xMbk'><q id='K0xMbk'><noscript id='K0xMbk'></noscript><dt id='K0xMbk'></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0xMbk'><i id='K0xMbk'></i>
                歡迎訪問快三三期必中,今天是 2020年07月11日 星期六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快三三期必中發布全快三三期必中第二批優化營商環境典型案例

                來源:快三三期必中宣傳處 作者:陳楊 責任編輯:伏彥宇 發布時間:2020/6/9 13:35:48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6月9日,快三三期必中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了2019年度甘肅法院優化營商環境典型案例(第二批),這是快三三期必中繼4月22日發布7件優化營商環境典型案例後,再次發布相關典型案例。快三三期必中新聞發言人、宣傳處處長季學勇主持發布會,快三三期必中審委會委員、民事審判第二庭庭長、快三三期必中“優化營商環境暨加強產權司法保護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崔軍介紹6件典型案例的基本情況和典型意義。



                發布會介紹,優化營商環境是一項事關經濟發展、備受社會矚目的重要工作,也是一項長期性、持續性工作。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中央政法委強調“一個案例勝過一打文件”。為充分發揮司法職能作用,努力營造穩定、公平、透明、可預期的法治化營商環境,為全省經濟社會健康平穩發展提供強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快三三期必中部署開展營商環境“四個一”行動,其中發布典型審判案例是一項重要內容。同時,快三三期必中充分考慮審判執行工作中的各個方面,包括刑事審判、民事審判、行政審判、國家賠償、執行工作等以及其他司法活動,都與營商環境息息相關,而不同性質、不同類型、不同法律關系的案件對於優化營商環境又有著不同的典型意義,經過認真審查篩選,向社會發布第二批甘肅法院優化營商環境典型案例。



                六件典型案例


                被告人胡鑫等34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


                一、基本案情


                2000年起,被告人胡鑫、胡剛在經營敦煌市七裏鎮鐵家堡村供暖工程、酒吧期間,通過隨意辱罵、毆打他人,欺壓百姓,收取費用,惡意斂財,以“出手狠”聞名,被稱為“胡鎮長”。2008年以來,被告人胡鑫以規範敦煌七裏鎮沙石料市場銷售為由,在敦煌市七裏鎮個別國家工作人員幫助下,與被告人胡剛結夥成立了敦煌市恒久沙石料有限公司,招募副經理、財務等工作人員,在沙石料銷售進出通道設立關卡,公司為員工提供食宿、交通費用,強行收取管理費,對不服從管理者以開除、罰款、停業整頓進管理。該公司通過暴力手段,逐步壟斷了敦煌七裏鎮及黨河河道沙石料的銷售權,攫取巨額財富,形成了以胡鑫為首,楊玉平、李燕燕為骨幹成員,胡亮、李鑫等人為一般成員的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2012年,為達到把持農村基層政權,侵吞農村集體資源的目的。被告人胡鑫通過非正常手段擔任鐵家堡村黨支部書記後,網羅親信,插手房地產開發,成立敦煌市恒鼎房地產開發有限責任公司,以商養黑,以黑護商,實施了故意毀壞財物、職務侵占、挪用公款、逃稅、隱匿、故意銷毀會計憑證、會計賬簿等多種犯罪。


                二、裁判結果


                2019年5月31日,酒泉市肅州區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了被告人胡鑫等34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胡鑫等人被依法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二年至一年不等的刑罰。經二審審理,酒泉中院依法維持原判。


                三、典型意義


                胡鑫等人通過惡意把持基層職權、非法壟斷自然資源、侵吞集體資產、以商養黑,以黑護商、有組織的進行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腐蝕、拉攏基層黨組織和政府部門工作人員,通過暴力、威脅等手段攫取巨額非法利益,擾亂市場,妨害社會管理秩序,嚴重侵犯民營企業和當地群眾的合法權益,嚴重影響其他市場主體正常生產經營,犯罪活動輻射面大,涉及領域廣,危害人數眾多,影響了人民群眾對社會治安狀況和當地營商環境的整體評價。


                為了全面落實“一案一整治”,參與社會綜合治理,法院除依法審判外,還以書面形式向檢察機關和相關部門提出8條建議,該案背後的“保護傘”也被徹底打掉,公安部認為胡鑫案“打得徹底、搞得完整”。該案的依法、公正、高效審理,積極響應了企業的訴求和人民群眾的呼聲,極大震懾了涉黑惡違法犯罪活動,有力維護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秩序,維護了安定有序的營商環境。



                甘肅大道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與山東天幕集團總公司新疆分公司債權轉讓合同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盛鑫公司因建設工程合同糾紛,而成為天幕新疆分公司債務人,在執行程序中,雙方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約定盛鑫公司以蘭州新區綜合市場C10地塊上的地上建築物抵償(2015)蘭民一初字第115號民事判決所確定的欠天幕新疆分公司的債務。2017年7月8日,天幕新疆分公司與大道公司簽訂債權轉讓協議,約定大道公司以人民幣10973511.00元價格受讓天幕新疆分公司享有的對盛鑫公司的上述債權,天幕新疆分公司向法院申請變更大道公司為該執行案件的申請執行人。2017年12月1日,大道公司向天幕新疆分公司支付30萬元。2018年5月13日,雙方簽訂補充協議,約定大道公司在收到法院變更申請執行人的執行裁定之日起6個月內完成新區綜合市場C10地塊的掛牌手續,再向天幕新疆分公司支付262.6489萬元,合計13600000元,於2018年5月31前付清;不能按期完成掛牌手續則天幕新疆分公司有權解除合同等。2018年7月25日,大道公司通過拍賣程序取得債權轉讓協議約定的抵債建築物占用範圍的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後大道公司向蘭州新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與天幕新疆分公司簽訂的債權轉讓協議。蘭州新區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駁回大道公司的訴訟請求,大道公司上訴,二審法院維持原判。天幕新疆分公司遂向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本案訴訟,請求判令大道公司支付剩余欠款1330萬元。


                二、裁判結果


                一審法院認為,大道公司與天幕新疆分公司簽訂債權轉讓時意思表示真實、明晰,協議內容不違反法律法規禁止性規定,應確認合法有效,對大道公司以受讓方式取得債權並獲取相應權益後提出確認債權轉讓協議無效的主張,不予支持。遂判決大道公司於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天幕新疆分公司償還欠款1330萬元。二審開庭審理後,辦案人向大道公司進行了釋法析理,指出債權轉讓相關事實及合同效力已經另案生效判決確認,當事人應當遵守市場經濟基本誠信,切實履行合同約定義務,如果糾纏在訴訟泥潭中,既影響對方當事人權利及時實現,也無益於企業自身發展。隨後上訴人大道公司遞交了撤回上訴申請,二審法院經審查,裁定準許大道公司撤回上訴。


                三、典型意義


                天幕新疆分公司作為甘肅省外的企業,異地訴訟時必然對甘肅的司法環境存在著一定程度的內心不確定,而本案審理過程中,一審法院判決支持了天幕新疆分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則根據查明的案件事實和相關法律規定,客觀擺事實、公正談責任、誠懇析利弊,最終促使上訴人撤回上訴,既減輕了當事人訴累,降低了訴訟成本,又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二審從立案、閱卷、開庭審理到結案,只用了31天。此案的處理,充分體現了甘肅法院切實貫徹公平保護理念,平等對待外地企業,維護公正、高效的法治化營商環境的決心和態度。



                蘭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萬佳支行與永登萬頭綠色養殖有限公司、永登萬源商貿有限公司、甘肅時代置業有限責任公司、馮英祥、李振民、韓金芬金融借款合同糾紛案


                一、基本案情


                2013年,永登萬頭綠色養殖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頭公司)從蘭州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萬佳支行(以下簡稱蘭州銀行萬佳支行)貸款2000萬元,2014年償還了200萬元貸款本金及利息。貸款到期後,因無力償還貸款,2016年9月2日,萬頭公司與蘭州銀行萬佳支行簽訂編號為蘭銀借字2016第10172201600-414、415、416號借款合同,約定蘭州銀行萬佳支行向萬頭公司發放貸款1800萬元,貸款用途為借新還舊,借款期限自2016年9月2日至2017年9月2日止,借款利率為月利率8.1‰,借款人逾期還款,則貸款人有權在本合同載明的貸款利率水平上加收50%的利息。萬頭公司、永登萬源商貿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萬源公司)各自以其所有的廠房、豎爐、鐵精粉對上述債務中的相應本金及利息提供抵押。李振民、馮英祥、韓金芬、甘肅時代置業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時代公司)為上述債務承擔連帶保證責任。上述合同簽訂後,蘭州銀行萬佳支行依約履行合同,萬頭公司在合同履行過程中向蘭州銀行償還利息487139.54元。截止2019年4月16日,尚欠借款本金17999505.22元、利息5580403.67元。萬頭公司未按期償還借款本息,蘭州銀行萬佳支行遂提起訴訟。


                二、裁判結果


                蘭州中院一審判決萬頭公司向蘭州銀行萬佳支行償還借款本金17999505.22元及利息5580403.67元,蘭州銀行萬佳支行對萬頭公司、萬源公司的相應抵押物行使優先受償權,馮英祥、韓金芬、時代公司、李振民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宣判後,萬頭公司不服,向快三三期必中提起上訴。


                快三三期必中二審過程中,萬頭公司述稱企業因遭受2019年非洲豬瘟疫情和2020新冠肺炎疫情的雙重毀滅性打擊,導致其未能按期還款,請求法院協調還款方式和計劃,幫助萬頭公司走出困境。經審查,疫情影響確系萬頭公司短期內現金流枯竭,不能依約按期還款的原因之一,如能暫獲寬緩,有利於生豬出欄後逐步變現還款,實質解決問題。為支持企業復工復產和助企紓困,二審合議庭多次與蘭州銀行萬佳支行溝通、協調,銀行對萬頭公司表示理解和大力支持,最終雙方達成了分期還款的調解方案。


                三、典型意義


                中小微企業是保居民保就業這個最大民生工程裏最重要最基本的市場主體,可謂是“蓄水池”和“壓艙石”,功能地位舉足輕重。然而自去年底新冠疫情發生以來,中小微企業遭遇凜冽寒冬,普遍受到嚴重沖擊。在此背景下,延伸司法功能,幫助中小微企業渡過難關就成了當務之急。二審法院充分發揮司法職能,以妥善解決糾紛為出發點,以促進當事人有效溝通為手段,為當事人提供合理建議,最終促使案件以調解方式結案。不僅幫助中小微企業解決了“活下來”的生存問題,又為金融機構收回陳貸、盤活資金、挽回損失作出積極努力,同時也可節約訴訟成本,提升司法效能。實現了政治效果、法律效果、社會效果的“共贏”。



                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訴寧夏隆德縣人民政府等水汙染責任糾紛公益訴訟案


                一、基本案情


                自2014年3月,位於甘肅省靜寧縣境內的東峽水庫持續受到汙染,水庫水質已經無法達到我國飲用水源地水質標準,其水源河流渝河受到汙染是主要原因。渝河位於隆德縣境內,兩岸部有隆德縣汙水處理廠和隆德縣六盤山工業園區。經初步查證,隆德縣汙水處理廠的汙水處理設施沒有正常啟用,隆德縣城的生活汙水未經嚴格處理直接排進渝河,位於六盤山工業園區內的六家企業排汙設施不合格,排汙不達標,私設非法直排口現象嚴重,是造成渝河水質汙染的直接原因。中國生物多樣性保護與綠色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綠發會)以公益訴訟起訴人的身份對隆德縣政府、隆德縣住建局以及工業園區內六家企業提起訴訟,請求上述責任主體依法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危險、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二、裁判結果


                平涼市中級人民法院立案後,依法組成七人合議庭進行了審理,在人民法院與訴訟各方的共同努力下,隆德縣域內生活汙水工業廢水排放問題得到了徹底整治,渝河和東峽水庫水質已達到國家規定標準。因公益訴訟目的已經達到,在法院主持下,各方當事人達成和解協議。經公告,社會各界未提出實質異議,本案以調解方式結案。


                三、典型意義


                本案屬於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案涉渝河發源於隆德縣境內的六盤山南麓,是黃河最大支流渭河的一級支流,流經隆德縣城區並匯聚形成東峽水庫,該水庫屬於靜寧縣城居民飲用水源地,渝河汙染勢必危急城區居民的飲水安全。人民法院在訴訟期間,多次向甘寧兩省相關市縣政府部門發函,告知案件受理情況,並多次組織座談溝通,促使相關部門依法履職,加大環境監管和治理力度。經過隆德縣政府和相關部門的多番綜合治理和生態修復,渝河流域水質已經持續達標,東峽水庫水質已符合飲用水源水質標準,渝河流域綜合治理和生態修復工作經驗也已在全國推廣,人民法院以追求環境實質改善為目標,以司法促行政執法為抓手,為完善環境民事公益訴訟多元化糾紛解決機制提供了寶貴經驗,為人民法院今後辦理此類案件起到很好的示範作用。



                田富炳請求違法追繳賠償案


                一、基本案情


                1998年10月13日,甘肅省康樂縣畜產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康樂公司)與成都華龍皮革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龍公司)簽訂皮革加工協議。田富炳代表華龍公司在協議上簽名並加蓋公司印章。後因是否付清貨款,雙方發生爭議。馬仲民遂向康樂縣公安局報案。2002年2月8日,康樂縣公安局以田富炳涉嫌合同詐騙為由決定對其刑事拘留,同年3月15日,康樂縣檢察院批準逮捕。同年5月13日,康樂縣公安局將該案移送康樂縣檢察院審查起訴,同年7月1日,康樂縣檢察院以部分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將該案退回康樂縣公安局補充偵查。同月11日,康樂縣公安局收取田富炳親屬葉遠康交納的31萬元後,決定對田富炳變更強制措施為取保候審。後康樂縣公安局將該31萬元退還給報案人康樂公司的代表馬仲民。2007年8月16日,康樂縣公安局對田富炳進行網上追逃。2008年8月12日,田富炳在成都被抓獲,康樂縣公安局當日再次做出取保候審決定。


                2014年9月16日,田富炳向康樂縣公安局提起國家賠償申請。同年9月23日,康樂縣公安局以超過請求時效且無正當理由為由,駁回了田富炳的申請。2015年1月14日,田富炳向臨夏州公安局申請復議。臨夏州公安局責令康樂縣公安局對田富炳的申請繼續審查。2015年5月6日,康樂縣公安局以其不是賠償義務機關為由決定不予受理。田富炳不服再次申請復議。臨夏州公安局以相同的理由維持了康樂縣公安局的決定。


                二、裁判結果


                臨夏中院作出國家賠償決定書決定:一、撤銷康樂縣公安局康公賠復不受字[2015]01號國家賠償刑事賠償復議申請不予受理通知:二、撤銷臨夏回族自治州公安局臨州公賠復決字[2015]02號刑事賠償復議決定:三、駁回田富炳的賠償請求。田富炳不服向省高院申訴,省高院審理後,指令一審法院重新審理。


                臨夏中院重新審理認為:康樂縣公安局取保候審法定期限屆滿超過一年未移送起訴,應視為終止追究刑事責任的情形。在案件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且未有生效法律文書確認的情況下,康樂縣公安局向田富炳追繳31萬元返還馬仲民,缺乏律依據,因此該先期追繳行為違法。田富炳要求返還先期追繳31萬元並賠償利息損失符合法律規定。決定,一、撤銷康樂縣公安局康公賠復不受字〔2015〕01號國家賠償刑事賠償復議申請不予受理通知;二、撤銷臨夏回族自治州公安局臨州公賠復決字〔2015〕02號刑事賠償復議決定;三、賠償義務機關康樂縣公安局返還追繳的賠償請求人田富炳人民幣31萬元,並賠償追繳案款人民幣31萬元利息。四、駁回賠償請求人田富炳的其他賠償請求。


                三、典型意義


                本案在處理中落實了《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的有關規定,在把握處理涉及產權和經濟糾紛的司法政策中,充分考慮非公有制經濟特點,嚴格區分經濟糾紛與經濟犯罪的界限。對於對民營企業在生產、經營、融資等活動中的經濟行為,除法律、行政法規明確禁止外,不以違法犯罪對待;對於法律界限不明、罪與非罪不清的,嚴格遵循罪刑法定、疑罪從無原則;對於把經濟糾紛當作犯罪處理的應當堅決予以糾正,並對已經造成的損失依法予以賠償。田富炳案的審理,充分展示了甘肅法院依法保護產權,保護企業家合法權益的鮮明態度和決心,體現了人民法院國家賠償審判工作在倒逼國家機關依法行使職權,恢復和提升司法機關公信力,維護公平公正的法治環境方面的積極作用。



                榆中某工貿有限公司與甘肅某旅遊開發有限公司土地流轉糾紛執行案


                一、基本案情


                申請執行人榆中某工貿有限公司與被執行人甘肅某旅遊開發有限公司於2017年4月9日訂立協議,雙方約定以土地流轉、出資等形式合作開發農業觀光產業項目,後因合作項目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難以啟動,雙方釀成糾紛引發訴訟。案件經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於2019年12月20日作出判決,確認雙方當事人之間簽訂的《土地流轉協議》《合作協議》均無效,甘肅某旅遊開發有限公司應於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返還榆中某工貿有限公司所有土地。判決生效後,被執行人一直未能履行返還義務,致使近千畝村社集體土地長期閑置,造成土地資源嚴重浪費。榆中法院於2020年2月21日立案受理申請執行人的強制執行申請。


                二、執行結果


                在案件執行過程中,執行法院多次與該公司法定代表人聯系協商,敦促履行,但該公司以疫情影響為由,遲遲不予配合履行。時值春耕,大量土地撂荒將導致農業資源嚴重浪費,經充分研判,執行法院於2020年3月13日向被執行人發出限期騰交案涉土地公告,期限屆滿後被執行人仍未履行,法院決定強制執行。執行當日,榆中法院組織執行幹警28名到現場對案涉土地進行強制騰退,在公證機關的全程公證下,負責人發布執行命令,幹警設置警戒帶、登記參與執行人員信息及做好防護措施、勸離圍觀群眾、強制帶離沖擊執行現場人員、清點登記財產,整個執行過程井然有序。下午17時,土地交接工作辦理完畢,雙方當事人在執行法官的主持下就後期的財產處理、賬務核算達成一致意見,執行工作順利完成。


                三、典型意義


                土地是發展之基、民生之本。本案因經營風險致使項目建設無法繼續啟動,致使近千畝村社集體土地長期閑置,造成土地資源的極大浪費。尤其是本案在執行之時正值春耕春播之際,騰交土地,推動復耕復產,時間緊任務重。執行過程中,執行法院榆中縣人民法院審時度勢,準確分析當前疫情形勢,堅持疫情防控和執法辦案兩不誤,從實際出發,嚴格執法,規範執行,充分體現了“善意、文明”的執行理念,為疫情影響下的區域經濟復蘇與發展提供了堅強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以實際行動促進了法治化營商環境的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