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 id='W4kWcC'><strong id='W4kWcC'></strong><small id='W4kWcC'></small><button id='W4kWcC'></button><li id='W4kWcC'><noscript id='W4kWcC'><big id='W4kWcC'></big><dt id='W4kWcC'></dt></noscript></li></tr><ol id='W4kWcC'><option id='W4kWcC'><table id='W4kWcC'><blockquote id='W4kWcC'><tbody id='W4kWc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4kWcC'></u><kbd id='W4kWcC'><kbd id='W4kWcC'></kbd></kbd>

    <code id='W4kWcC'><strong id='W4kWcC'></strong></code>

    <fieldset id='W4kWcC'></fieldset>
          <span id='W4kWcC'></span>

              <ins id='W4kWcC'></ins>
              <acronym id='W4kWcC'><em id='W4kWcC'></em><td id='W4kWcC'><div id='W4kWcC'></div></td></acronym><address id='W4kWcC'><big id='W4kWcC'><big id='W4kWcC'></big><legend id='W4kWcC'></legend></big></address>

              <i id='W4kWcC'><div id='W4kWcC'><ins id='W4kWcC'></ins></div></i>
              <i id='W4kWcC'></i>
            1. <dl id='W4kWcC'></dl>
              1. <blockquote id='W4kWcC'><q id='W4kWcC'><noscript id='W4kWcC'></noscript><dt id='W4kWc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4kWcC'><i id='W4kWcC'></i>
                歡迎訪問快三三期必中,今天是 2020年08月01日 星期六
                民事審判
                當前位置:首頁 » 民事審判

                案之有理 | 為蠅頭小利砍伐防風固沙林 法院:守護青山才能保護家園

                來源:甘肅礦區法院 作者: 責任編輯:伏彥宇 發布時間:2020/7/28 11:43:11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微信圖片_20200728114418.jpg


                析法明理論舊案

                遵規守約樹新風


                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推出“案之有理”欄目,與您一起回顧全快三三期必中具有普法教育價值的典型好案例,這些案例彰顯人民法院審判工作的力量和溫度,蘊含國法人情的辯證道理,指引人們的社會行為和價值選擇。我們通過邀請人大代表和有關專業人士作出點評,釋法析理,共同感受每一個司法案件弘揚的公平正義正能量。



                案情回顧


                2017年8月,為籌措修路改造資金,時任甘肅省武威市涼州區永昌鎮張興村組長的被告人楊某某召開全組戶長會議,決定將該組集體所有的118株白楊樹以16000元出售給當地木材加工廠老板被告人史某某,後史某某雇人將118株白楊樹全部砍伐。


                經鑒定,被砍伐的樹木屬於防護林,合計立木蓄積45.5113立方米。武威市涼州區人民法院經過審理,認定被告人史某某、楊某某均構成濫伐林木罪,依法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並處罰金5000元和拘役六個月,緩刑八個月,並處罰金2000元。


                一審判決後,被告人史某某提出上訴,同時積極向當地林業和草原局提出補種補栽樹木及繳納森林植被恢復費的申請。經過同意後,史某某按照批復內容和作業設計要求完成了補種任務,同時繳納了7776元的森林植被恢復費,通過“補種復綠”的方式彌補因濫伐林木的犯罪行為給環境造成的損害。


                考慮到被告人史某某一審判決後主動繳納原判罰金,並自願向當地林業主管部門繳納森林植被恢復費,結合其一貫表現,二審法院改判被告人史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緩刑兩年,並處罰金5000元。



                代表點評


                QQ圖片20200728114535.png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蘭州分院、

                西北生態環境院院長 王濤


                自1981年起至今的39年間,在騰格裏沙漠南緣甘肅省武威市古浪縣最大的風沙口——八步沙,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子承父誌、三代治沙,用堅守染綠荒漠,他們的故事感動了億萬中國人民。治沙的艱辛讓他們發出感慨:在沙漠中種活一棵樹比養活一個孩子都難。


                離八步沙林場約90公裏的武威市涼州區永昌鎮張興村,雖然位於武威市中部綠洲,但其北部綿延著的騰格裏和巴丹吉林沙漠,依然威脅著這片當地群眾賴以生存的土地,惡劣的生存環境警示著生活在這裏的人們,生長在這裏的每一片綠植,甚至每一株長成的樹苗對當地生態環境保護都彌足珍貴。遺憾的是,仍然有人被利益沖昏頭腦,濫伐林木以致走上犯罪的道路。


                案發當地屬於溫帶荒漠區,熱量充足、幹旱少雨,風大沙大,蒸發強烈,像本案這樣一片防護林的生長期長達十年甚至更久,雖然本案中被告人事後對砍伐樹木進行了補種,但新育的樹苗在防風固沙等方面的作用遠比不上已經長成的防護林,而且在當地栽樹樹苗成活率仍然需要長期看護得以保證。司法的嚴懲再一次對濫伐林木的行為敲響了警鐘,也促使民眾深思生態保護和經濟發展的深層內涵。



                專家點評


                QQ圖片20200728114600.png

                蘭州理工大學環境法研究所所長、

                教授 常麗霞


                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提出“絕不能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的一時發展”,多次提出“既要金山銀山,又要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本案中,被告人出於追求集體利益砍伐林木,是典型的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發展的做法,其根本還在於法治意識淡薄,在於環保意識欠缺以及經濟發展產業單一、水平落後。


                二審法院在本案審理過程中,切實貫徹“生態優先”的司法理念,充分考量被告人史某某一審判決後主動繳納原判罰金,並自願向當地林業主管部門繳納森林植被恢復費的修復生態環境行為,改判被告人史某某有期徒刑一年,緩期兩年,並處罰金5000元。該案是恢復性司法(restorative justice)適用於環境犯罪領域的典型案例。一個小案件,被告人服判息訟,生態損害得以修復,社區法治意識得到提升、生態環境理念得到強化、充分彰顯了恢復性司法所蘊含的力量與溫度。


                生態環境修復是人民法院推進環境資源審判工作的主要著眼點,最高人民法院印發的《關於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與綠色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明確指出要“遵循恢復性司法要求,積極探索限期履行、勞務代償、第三方治理等生態環境修復責任承擔方式”,“落實以生態環境修復為中心的損害救濟制度,統籌適用刑事、民事、行政責任,最大限度修復生態環境”。相較於傳統的報應性司法,環境犯罪領域的恢復性司法強調通過補植復綠、土地復墾等恢復性措施,兼顧懲治犯罪和修復生態的雙重目標。


                恢復性司法作為誰破壞誰治理原則在環境犯罪懲治中的具體化體現,是一種解決環境犯罪問題的整體性方案。其強調對受損生態環境的修復,有助於矯正罪犯,使罪犯深刻理解環境犯罪行為對生態環境系統以及被害人產生的損害影響,進而有效預防未來的環境犯罪行為。在環境犯罪領域適用恢復性司法符合刑法的謙抑性價值,且在修復生態環境的同時,實現刑法的制裁性、預防性等功能。故而對於有效明確生態損害責任主體、落實責任目標、評估生態修復效果,乃至對於建構我國環境恢復性司法制度均具有重要的實踐意義。